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54章 全文完

  其实这段时间,路一尘对沈迟的印象,已经改观了很多。

  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路一尘也非常感动,在沈迟给她写了那一大串的告白以后,她便又把他所有的信都拆了,也都看了,句句深情,字字泣血,他真是一个告白的高手啊。

  可沈沅曾经跟她说过,沈迟在学校里,作文根本不用说,几乎没有及格过,别的科也都打马虎眼,差劲的很,光知道打架斗殴了,混混一个。

  那是路一尘之前的印象。

  可现在的沈迟,哪里还有之前的影子,路一尘其实挺心动的。

  而且,江朝云还把沈迟曾经打过卡的那家游戏公司给了他。

  所以,沈迟现在也是CEO了。

  沈迟这次说了一句,“沾姐夫的光了。”

  有点儿以前的意思了。

  江朝云说,“把爱好发展成职业,是人生的一大乐事,你们姐弟俩,爸爸当厨师,姐姐当演员,弟弟是游戏公司的老总,你们都太幸运了。所从事的都是自己喜欢的,我就不行喽,一辈子为了柴米油盐忙活。”

  他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沈沅和沈迟对视了一眼,都在笑江朝云。

  ……

  东珠和聂以恒,也是非常幸福。

  阿衍和苗苗,似乎更幸福,曾经的芥蒂也都解开了。

  现在聂以恒看苗苗,就是普通的看嫂子的表情。

  可能曾经因为两个人有着巨大的鸿沟,以及地域上的很大的距离,就是这种距离,放大了两个人之间的悲情。

  如今,这种巨大的鸿沟和地域差异,让东珠和阿衍抹平了,所以,他们现在也都变成了寻常人,不再让悲情放大。

  聂以恒给东珠当了很久的保安和司机,最终,他成立了自己的安保公司。

  当然了,没用东珠一分钱。

  这家公司,是他和谭漾共同投资的,谭漾贼心不死,在潮汕待烦了,想全世界溜达溜达,聂以恒是他的海外友人,自然要和聂以恒一起投资了。

  最重要的,谭漾有自己的私心,他觉得,在聂以恒和东珠的关系中,东珠太过有钱,如果聂以恒没有自己的事业,东珠这么疯的人,很快就会找别人。

  他也算是帮聂以恒一把。

  聂以恒的执行能力是一流的,很快就壮大了。

  江延东对聂以恒非常满意,掌珠也觉得自己当初没有看走眼。

  东珠就适合找一个聂以恒这样的,怎么看,这两个人怎么般配。

  ……

  田雨湘和江行止。

  田雨湘是在江朝云和沈沅的婚礼上受到刺激的。

  她忘了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了,反正当时她和彭懿挨着,不知道是哪个环节来,沈沅忘了怎么弄了,好像弄了个乌龙,大家在笑她,她也在笑。

  彭懿好像不自觉地自言自语了一句,“人家沈沅也是第一次结婚,哪有那么有经验?”

  彭懿这句话真不是故意说的,反正婚礼上经常听到这句话就是了。

  说完了以后,她也才意识到,自己这句话,说的太过唐突了,田雨湘可就在她的身边坐着,不知道她多想了没有,她侧头看了田雨湘一眼,她一直在鼓掌,在笑,好像根本没听见。

  彭懿也长吁了一口气,幸亏没听到。

  彭懿不是那种说话给别人听的人,那是小人行为,这是事儿,她不会做。

  不过,田雨湘虽然装的什么都没有听到,但是其实,她听到了。

  虽然她和江行止并没有举行婚礼,可她知道,彭懿对头婚的女子是多么热切,有的人的确是这样,在别人轻而易举可以得到的东西,她却得不到,得不到,便总是对别人的东西特别热切。

  尽管彭懿是这样一个高知分子,可她就江行止一个儿子,就这一个儿子,还找了个二婚的,所以,她说的话,便不可避免地反应了她的内心,虽然平时,她从来不说。

  田雨湘为了自己的二婚身份抱憾,更何况,她还带着一个前夫的女儿。

  这个裂痕,这辈子都是不能填补了。

  田雨湘便想为家里做点儿什么。

  从法国回来,田雨湘便着手写家里的故事。

  她对这个家有缺憾,对江行止也缺憾,所以她想写写江家的故事,每一个人,每一段情,因为非常想把这个故事写好,所以,她常常会觉得自己费了好多的脑子,还总是写不好,她要细细地斟酌每一个字。

  那天,她正在家里写字呢,航航又来了,听到航航来了,小水特别开心,便开门迎接航航了。

  那一刻,田雨湘便觉得,有些什么,是命里注定的,即使你怎么防,都防不住,就想手攥流沙,攥得越紧,便掉得越多。

  所以,对江水的事情,她便也释然了。

  有的人,是青梅竹马,情定终身的。

  田雨湘不晓得航航和小水是属于哪种,田雨湘前防万防着成年男人,却不想,小水却和航航那么投契,田雨湘也便释然了。

  那天,江行止忽然跑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枚戒指,要向田雨湘求婚。

  “都结婚了,怎么还求婚啊?”田雨湘说到,“这都几年了?”

  “是过去好几年了,不过,别人都有的,你没有,我怕你会有心结。”

  “没有,绝对没有。”

  “那便去结婚吧,去教堂。我们这一代人当中,还没有人去教堂结过婚。”

  “教堂?”田雨湘瞪大了眼睛,那副呆萌的表情又出来了,“我没去过哦。”

  不过说完了,她才明白江行止的良苦用心,只有去教堂,她才可能体会一个当“新娘”的感觉,因为之前,她和前夫结婚的时候,也没有去教堂。

  其实那天没去几个人,就是江延民和彭懿去了。

  至于湘湘的亲生父亲,田森,田雨湘并不知道他在哪,他从来都神龙见首不见尾,属于极其神秘的人物。

  田雨湘看着神职人员,觉得那一刻,好神圣,也是这一刻,她才觉得,自己是真的嫁给江行止了。

  不过,两个人回到家,她就收到了一份礼物,是一串钥匙,盒子里还写着地址,应该是别墅区。

  还写着几行字:将来万一和行止吵架了,自己去这里住,不过我希望,这个地方,你永远都用不到。

  没有落款。

  但是田雨湘知道,那是田森。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田森。

  田雨湘的剧本,写了得有半年,这半年里,也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不过都是很幸福的事情。

  田雨湘先把剧本给了彭懿。

  因为在这个剧本里,田雨湘倾注了很多的心血,她想让彭懿看到,她和江行止过日子,是真心的,她几乎了解了每一个人。

  剧本彭懿看了很久很久,从晚上九点一直看到了第二天三点。

  点点滴滴,仿佛一帧一帧的画面,萦绕心底。

  曾经过去的人,都在的人,彭懿看完了,便靠在床头上,流了很久的泪。

  这半生,过去了。

  希望所有的人,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