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775章 放萧逸,镇场子(二更)

作品:侯府小哑女|作者:我吃元宝|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5-30 10:38:25|下载:侯府小哑女TXT下载
  燕云歌究竟有多少粮食?

  她自个肯定是清楚的。

  就算不清楚,翻翻账本也能知道具体的数目。

  下面的人弄虚作假,账本不实?

  或许将来,地盘更大,人口更多,管理不到位,会出现这种情况。

  现在,有限的人口有限的地盘,没人能在她眼皮子底下玩账实不符,糊弄人的把戏。

  监察司不是摆设,正儿八经有起到监察的作用。

  到底有没有粮食,到仓库里面看一眼就一清二楚。

  去年天灾,从北到南,不是干旱就是洪涝,大家收成都不好。

  今年,老天爷依旧在发脾气,而且脾气不小。

  一会连续两个月,一滴雨没有,天天太阳炙烤。

  一会接连下个三五天暴雨,不把房屋淹了,誓不罢休。

  老天爷就像是个任性的孩子,随心所欲,完全不考虑活人的感受。

  或许……

  活人的感受在老天爷眼里就是个屁。

  于是乎,今年貌似到处都缺粮。

  尤其是夏收减产,秋收还要等一段时间,大家要吃饭啊,这个日子有点难熬。

  继刘章找燕云歌买粮,平武侯石温也派人找她买粮。

  卖不卖?

  亲姐夫,连着两次出兵帮他拖住刘章的兵马,于情于理,她都不能拒绝。

  卖!

  按照市场价卖粮。

  ……

  萧逸发愁啊!

  他就像是个地主老财,死守着自家粮仓,看到粮仓空了,心疼啊!

  “当兵吃粮,当兵吃粮。这么卖下去,别将自家将士的粮草都给卖光了。”

  粮食多宝贵啊,燕云歌自己都说粮食是战略物资。

  这么重要的物资,哪能随便出售。

  “我有分寸,郡兵的粮草一粒都不会少,保证供应充足。”

  “你确定?”

  “你怀疑我的能力?”

  萧逸连连摇头,当然不是怀疑亲亲娘子的能力。

  他只是出于统兵将领,理所当然要去担心粮草供应。

  他问道:“你打算将粮食卖光,清空粮草?”

  缺粮的年月,这个做法很危险也很大胆。

  “世家都在囤积粮草,你倒好,拼命往外卖。我敢肯定,天下人都在笑话你,说你蠢。”

  燕云歌问他,“你也笑话我蠢吗?”

  萧逸摆手,不敢,不敢!

  他要是敢嘲笑,分分钟跪算盘。

  燕云歌将账本甩给他,“粮食歉收,世家囤积粮食,几百上千年他们都是这么干的。没有错,当然也称不上对。

  只是……据我所知,即便是三流世家,粮仓里面两三年前的陈粮都还没消耗完,现在又大批屯粮,有那么多领仓吗?

  摆明是要用陈粮换取小民手中的钱财。但是小民不傻,是新粮,还是陈粮,眼睛一扫,闻一闻就知道。

  我用去年的粮食打压世家几年前的陈粮,而且价格还有优势,你说小民会买谁的粮食?”

  不用问,价格差不多,肯定是买新粮。

  只是……

  世家数量庞大,粮食存量同样庞大。

  燕云歌手头七郡地盘,如何同天下世家打粮食战?

  真的是很狂妄啊。

  而且不值得!

  萧逸很含蓄地说道:“我们犯不着在这个时候打粮食战。手头有粮,心头不慌。”

  燕云歌抿唇说道:“我知道。一开始,我没存心要打粮食战,而是那些世家主动找茬。北梁那边,已经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林小宝派人送来消息,因为我给刘章供应了大量粮食,北梁的世家似乎是感受到了危机,已经开始出动降价出粮。

  你看,这个月林小宝的采购量明显少了三成。少的这三成,不出意外是被北梁世家抢了去。

  豫州那边差不多一样的情况,平武侯石温找我采购粮食,一半原因是真的缺粮,一半原因则是为了敲打当地世家,别不知好歹。

  不出意外,南魏皇帝萧成文也会找我买点粮食,借此打压世家的嚣张气焰。

  眼下的局面,不是我主动要和世家打粮食战,而是局势令我不得不继续出粮,成为粮食战的主力。

  这么做,其实也有好处,等于是换一种方式彰显势力,亮肌肉。

  说实话,若非兵力不足,官员储备不足,我真的想趁着大好机会,挥兵北上,夺了刘家江山。”

  她真的成了一个战争狂。

  一心想着积蓄力量打仗抢地盘,尽快地拿下更多的地盘和人口,更快地夺取半壁江山。

  至于南魏,时机未到。

  名义上,她还是南魏的官员。

  南魏朝廷还是天下的正统,是人心所向。

  所以,她只能选择北上。

  一边练兵,一边吸收消化沿海四郡,巩固治下地盘和控制力。

  一边储备足够多的实干官员。

  她已经决定,要在沿海四郡办书院,就取名知行书院。

  并且‘诚邀’沿海四郡世家闺秀到皇家女子学院‘深造’。

  她身为七郡头头,当之无愧的老大,她的邀请,没人敢轻视。

  第一批沿海四郡的闺秀已经到达皇家女子书院,后面陆续还有好几批。

  她的目标,是要将沿海四郡所有世家闺秀,一网打尽。

  谁都别想独善其身。

  上了她的船,就得服她的管。

  她不会像刘章那样动辄杀戮,但是惹毛了她,她有一百种办法让对方生不如死。

  以前,她喜欢快意恩仇,一言不合提刀就砍。

  然而,刘章给她上了生动的一课,提刀就砍这办法打仗的时候很好用,治理地方就很不好用。

  还是钝刀子割肉,更适合治理地方。

  让你痛,痛到想死,却又死不了。

  不仅死不了,还有苦难言。

  从教育入手,牢牢抓住七郡的年轻人才,同化他们,培养他们,成为人才储备。

  接受过皇家女子学院培养的世家闺秀,必然和传统闺秀有所不同,眼界更开阔,思想更开明。

  当下,小孩子的教育,一般都是母亲操心。

  有个开明的母亲,教育出来的孩子,想来成材率会更高。

  家国天下,民族自豪,光喊口号是没有用的。

  历经几代人,耳濡目染,才能形成了一个全民意识。

  她要七郡人,以七郡为荣,保护七郡的利益。

  这是一整套的方案。

  知行书院正在建设,不出意外,九月就会有第一批学员入学读书。

  现在,唯独发愁的是谁来出任知行书院的山长。

  纪先生身为七郡督学官,主管科举,肯定不适合出任书院山长。会给人造成科举不公的印象。

  人才啊人才!

  尤其是德高望重,有才学又有威望的人才,稀缺啊!

  年轻人才,倒是成长了一批,却因为太年轻,威望不足,担不起书院山长。

  “那些世家老家伙,一个个躲在家里清修。你缺人才,直接去世家请老家伙们出山,所有问题全都解决。你不要总盯着年轻人,那帮老家伙历经世故,才是真正的大才。”

  萧逸给她出了个主意。

  燕云歌大喜。

  她抱着萧逸,啵了一口,“我怎么这么笨,这么简单的办法之前怎么没想到。”

  萧逸吐槽她,“你之前是一叶障目,对世家里面的老家伙有成见,将他们都当成了对手。你总盯着年轻人,是因为年轻人好调教,更合你心意。但是,眼下无论是治理地方,还是办书院,都需要这些老家伙出面镇场子。”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到底请哪个老家伙,也是个问题。不如我发一个聘书,给各大世家有名有姓的老家伙们,全都送一份过去。”

  “你这是钓鱼!等着别人主动上钩,没用!”萧逸再次吐槽。

  他是服了她了。

  请人出来,理应亲自上门,方显诚意。

  哪有直接下聘书的道理。

  接了聘书的老家伙,到底是接受还是拒绝?

  有人爱面子,本来想接下聘书,却碍于面子拒绝。

  结果,没了第二份聘书,岂不是尴尬了。

  总不能拒绝后,又主动说要去书院任职,要去官府任职。多没面子啊!

  身前身后名,面子大过天。

  要是留下一个钻营功名利禄的名声,脸面还要不要?

  还是去请吧!

  给足面子,老家伙们也有台阶下,也会用心任事。

  燕云歌反对,“本夫人绝不会惯着那帮老家伙,聘书给了,爱来我欢迎,虚位以待,给足体面,福萌子孙。

  不来,那就滚蛋。本夫人时间宝贵,一个一个去请,没那功夫。在我这里,就不惯他们的臭毛病。

  一个个下死力气读书,明明就是为了功名利禄,非要摆出一副冰清玉洁,不屑当官做学问的样子。糊谁了!”

  “你这话千万别让纪先生听见,他非得气死不可。这叫做文人风骨,叫气节。人没了气节,那就是伪君子,小人。”

  萧逸差点上手捂住她的嘴,生怕她再说出惊世骇俗的话来。

  燕云歌哼了一声,委屈,“我本来就没时间。难不成还让纪先生出面一个个请。”

  他给她出主意,“无需那么麻烦。让纪先生出面,下帖子广邀宾客,将老家伙们全都请来。吃饱喝足,再慢慢详谈出山做学问做官的事情。

  到时候,聘书当面拿出来,老家伙们也觉着受到了尊重,自然会给三分薄面。就算自个不肯出山,好歹也要推荐一二人才,全了脸面。”

  燕云歌拉着他的衣领,“世家门道你挺懂的,我都忘了你出身王府,这些事情必定是从小见惯了。不如这样,此事我就交给你办。纪先生身份上还是差了些,我担心有人不给面子。你出面,镇场子!”